第四十七回 玄功绝技惊豪杰 高士神拳显异能

这人淡淡道来声音并不响亮。但却宛如金属敲击鹤缠铿锵听进耳朵就好像给利针扎了一下似的。大堂上筵开百席将近千人竟是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几句话本来十分“刺耳”加上他这样怪异的声音更是名副其实的“刺耳”了众人的目光不禁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长鲸帮那个小头目气得满面通红霍地跳起身来紧握拳头就想动武。幸亏旁边有个武学的行家将他一把拉住这个小头目霍然一省心里想道:“这厮好像有点邪门只怕我不是他的对手。他得罪的又不只我一个自会有人出头”。但这口气仍是咽不下去忍不住问道:“何以见得我们是井底之外倒要向阁下请教。”

那人冷冷笑道:“天下之大你们曾经见过多少个高人动不动就是天下第一这不是太令人好笑么。”

丐帮四大香主之一的秦冲是有名的“霹雳火”脾气听了这话不禁怒火上冲说道:“你这么说敢情你是自认高人把江大侠和金大侠都不放在眼内了?”

江海天名震武林,自他成名之后二十年来从没有人敢对他说过一句无礼的说话不料这个人竟是傲然说道:“不敢我不过是个山野匹夫怎当得高人二字?不过你说的那两位什么江大侠和金少侠嘛嘿嘿依我看来本领虽然不错但恐怕也未见得就是——天下第一了吧!”

秦冲怒道:“好江大侠不算天下第一你是天下第一我秦某人只会几手三脚描的功夫倒要向阁下领教领教!”

那人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说道:“第一我没有说我自己的功夫是天下第一;第二我也没有说你老哥是三脚猫功夫这都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说过江海天和金逐流不见得是大下第一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我愿意向他们二位领教领教。”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近千之众人人都悚然动作心里想道:“这厮端的是好大胆竟敢向江大侠师兄弟公然挑战!”

秦冲怒气冲冲地叫道:“江大侠你一定要教训教训这狂妄之徒你不教训他我可忍不住了!”

江海天仔细一看只见这人冷冰冰的面部毫无表情心里好生纳罕暗自想道:“此人有心来较量我如又处处有假好像是害怕我识破他的本来面目他是谁呢?”

原来江海天一听这人说话就知他是用上乘内功把声音从喉咙中逼出来的并不是他原来的声音面上毫无血色显然也是敷了人造面具。

江海天惊疑不定走过去向那人施了一礼说道:“江某肉眼不识真人怠慢了朋人实是惭愧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那人笑道:“何必着忙待我向江大侠请教过了再通名道姓也还不迟。”

江海天心里想道:“为什么他要比试过后才肯通名呢?难道他是怕我知道了他的来厉就不肯和他比试么?要知江湖上有顾忌如果说出了名字彼此是有渊源的话那么动起手来就不能不顾住情面了。此人这么一说大家更认定了他是有心来挫折江海天的了。

江海天却不动气说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阁下既是不愿赐示大名江某也不敢勉强。不过刚才众位朋友给我面上帖金所说的那些捧场的说话阁下可千万不要当真。江某这点微末之技正如阁下所说岂能当得天下第一的称号?请阁下坐容江某讨教。至于比试么江某可就不敢献丑了!”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说句公道话你纵然算不得天下第一也算得是位高手。实不相瞒我是有心来开开眼界看看你的本领的。你不肯赐教可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江海天越谦虚那人越狂妄而众人听了也就越生气。秦冲怒道:“江大侠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你一定要比试的话我和你比试。你打赢了我再向江大侠挑战也还不迟!

公孙宏道:“秦冲你少说两句吧别让人家笑话!这位朋友高明得很我都不敢班门弄斧你凭什么向人家领教?”仲长统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想江大侠自有分数咱们也就不用多事了。”

这两位武林的辈说出话未众人方始知道此人果然是个武功莫测高深的人物无不骇然!

公孙宏跟着说道:“武林同道彼此琢磨互相印证亦属寻常。这位朋友盛意拳拳江大侠若不下场岂不辜负了这位朋友的一番心意?”仲长统也道:“是呀江大侠和这位朋友印证一番我们也乐得开开眼界!”

江海天在两位老能辈怂恿之下正自跷躇金逐流忽地说道:“师兄不愿下场由我替代如何?反正这位朋友也曾说过要指教我的。”

原来金逐流也看出了那人是遮掩了本来的面目而且是改变了原来的口音的是以他也像师兄一样起了疑心不过他却疑心这人是扶桑岛的人物甚或可能就是牟宗涛。

金逐流一来是年轻气盛二来忍不着好奇心要想揭开这青袍怪客的身份之谜是以自告奋勇替他师兄出场。

青袍怪客打量了金逐流一眼说道:“你今日连斗三大高手精神恐怕未曾完全恢复吧?”

金逐流道:“咱们点到即止胜败不论你若胜过了我我决不用任何藉口掩饰败绩向你低头认输便是。”

要知金逐流在日间曾与牟宗涛见过高低那时他刚在激战之后尚自可以勉强打成平手如今他的气刀已恢复了八成当然是有恃无恐了。“纵许这人真的是牟宗涛找不用玄铁宝剑最少也可以和他斗到二百招开外未必就会输给了他。”全逐流心想。

青袍怪客微微一笑说道:“你勇气可嘉但我却不能占你便宜。这样吧我本来想看看你们两人的本领你们就一齐上吧也省得我多费功夫!”

此言一出人人都是给他吓了一跳秦冲忍不住叫道:“你们听听大下竟有这样狂妄之人!”青袍怪客淡淡说道:“这句话你待我输了再说也还不迟。此际未分输赢怎见得我是狂妄?”

金逐流也是又惊又气说道:“你单独一个要斗我们两人?”青袍怪客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有什么稀奇?”

金逐流心道:“这人想必是个疯子!”不料心念未已忽听得江海天说道:“师弟恭敬不如从命。多蒙这位老前辈看得起你我咱们理该奉陪!”

江海天忽然说出这个话来众人不禁又是大为惊诧。要知江海天乃是天下第一高手的身份许多年来都未曾有过与人单打独斗的事了如今反转过来他却愿意和师弟联手斗这青袍怪客当然是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还有一层江海天一直是谦下自持不愿和这人交手的为什么他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师兄何以突然改变主意金逐流也是猜想不透但他知道师兄素来稳重心想:“师兄既然不顾身份莫非这人真的是有惊世绝学连我也还未曾看透。”

青袍怪客道:“到底是江大侠爽快好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早已有人搬开桌倚腾出一块空地。青袍怪客走进场心当中一站抱拳微笑。

金逐流气往上冲想道:“这人也未免太自大了。”当下便要立即过去和他动手。江海天忽地将他一拉与他并肩站在下。这是把对方当作前辈不敢站在平等地位和他交手的意思。

江海天把师弟拉在下不敢以平辈自居对那人的尊崇可说是已到了极点。众人不禁又是大为惊讶。要知江海天的年纪虽然不过四十多岁但以辈份而言中原各大门派任何一位名宿最多也只能与他平辈论交。众人都知道江海天为人谦虚但总觉得这样的谦虚也未免太过份了。

金逐流不敢违背师兄忍住气在下立足抱拳说道:“好啦我们师兄弟遵命奉陪这就请老前辈赐招吧!”口中说的是“老前辈”三字但语气已是不甚恭敬了。

青袍怪客侧目斜视说道:“你的玄铁宝剑呢为什么不亮出来!”

金逐流冷笑道:“你要空手和我的玄铁宝剑较量?”

青袍怪客道:“不错我听说玄铁宝剑是天下威力最强的兵器我想见识见识!”金逐流冷冷说道:“可是我的剑上却是不长眼睛的!”青袍怪客哈哈一笑说道:“你的剑上不长眼睛我的脸上却是有长眼睛的。你放心吧玄铁宝剑虽然厉害要想伤我只怕也还不是那么容易!”

秦冲躲在人丛里忍不住嘀咕道:“这人不是疯子就是想要自己找死了!”这话正是人人心中想说的话连公孙宏和仲长统这两位武林前辈虽然看出了青袍怪客身怀绝技也觉得他未免太过狂妄。但见江海天的面色却是越沉重而且眉头紧皱若有所思。众人越惊疑不定。

江海天恭恭敬敬地说道:“师弟既然这位前辈要你用玄铁宝剑想必是要指教你几路剑法机缘不可错过你就应该谦虚领教!”

金逐流想道:“你既然这样狂妄没办法我也只好给你一点厉害瞧瞧了。”心中生气貌作恭敬地应了一个“是”字当下就拔出了玄铁宝剑。

江海天道:“请前辈赐招。”青袍怪客道:“你们要我指教先得抖露两手给我瞧瞧呀!”众人听了无不摇头想道:“真是三分颜色上天了江大侠越客气他就越不客气了!”

江海天道:“是!”使了一招天山派的“请手式”双掌合计向那人击去定是晚辈和长辈过招表示尊敬对方的开招式但虽然是一招“请手式”在江海天手中使出威力之大却是可以裂石开碑武功稍差一点的恐怕都会筋断骨折。公孙宏看出江海天这一出手已是用了八成以上的功力绝非手下留情心里想道:“江大侠这一招请手式只怕我也禁受不起且看这厮如何应付?”

心念未已只见青袍怪客随手一拔根本就没有任何招式可言但奇怪的是他只是这么随手一拨江海天的拳头竟然给他拨开而且还似有点禁不起的样子身形晃了一晃。

公孙宏与仲长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奇怪!”

这两位武林前辈都觉得奇怪众人当然更是大惊失色了但因他们没有这两位武林前辈的眼力看不出江海天的确是输了一招许多人仍是不免如此想道:“江大侠乃是谦谦君子倘若见面一招就把对方击倒未免有失君子之道。对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江大侠有意让他一招。

金逐流全神注视对方路数倒没有怎样留意师兄。不料对方使的根本不是什么招数而他的师兄已是退了下来。金逐流看不清楚师兄因何落败不觉也是莫名其妙不知师兄是真的输招还是有意让招?心里想道:“待我试他一试。”当下使出天罗步法倏地欺身直进左掌划了一道圆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向对方的胸膛击去。

金逐流这一掌已是用了九成有多的力道满以为即使不能击倒对方至少也可以试出对方的深浅哪知对方扬起手掌斜斜一挥指尖轻轻的在金逐流的掌缘擦过金逐流那股极为刚猛的力道竟然给他拨得转了一个方向登时化解于无形。

金逐流一点也没有感到对方运劲反击对方的深浅如何当然他也是试探不出的了。

青袍怪客随手化解了金逐流的攻招淡淡说道:“大须弥掌式讲究的是纯正和平你用的这股猛劲恐怕不大对吧?”

大须弥掌式乃是天山派祖师凌未风所创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遗三十年前从天山派前任掌门唐晓澜那里学来又再加以增益变化的奥妙精奇在天下各派掌法之中堪称第一。讲得这套掌法的只是寥寥几位武林前辈而已。

如今这青袍怪客不但识得这套掌法而且还能指出金逐流的缺点金逐流纵然少年气盛也不禁大吃一惊暗暗佩服。

可是他虽然佩服对方的见识高明未曾试出对方深浅究竟尚未完全心服。青袍怪客好似看出他的心思说道:“你的玄铁宝剑还未用呢放心刺过来吧!”

金逐流刚才不敢用剑乃是因为还有几分顾忌恐怕误伤对方。此际已知道这青袍怪客的武功深不可测当然是不敢再客气了。当下说道:“多谢指教!”玄铁宝剑扬空一闪唰的就是一招“大漠孤烟”笔直的向对方刺去!

青袍怪客赞道:“这一招还算使得不错!”金逐流这招“大漠孤烟”乃是一招凌厉非常的上乘剑法多少剑术名家梦寐以求尚未能达到他的造诣不料只落得“还算不错”的四字评语!青袍怪客的“称赞”完全是一副长辈奖励后辈的语气众人听了都不服气。

可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只见金逐流一剑刺到对方面前青抱怪客“不错”二字刚刚吐出倏地就是一个转身衣袖轻轻的一拂一带金逐流的玄铁宝剑竟然歪过一边。青袍怪客宠手袖中严格来说根本还没“出手”就把他这一招凌厉非常的上乘剑法化解了。而且他的衣袖上连一个小孔都没有。众人方始大吃一惊知道这青袍怪客果然是个身怀绝技的高手。

金逐流的吃惊比众人更甚要知他的玄铁宝剑重达一百多斤衣袖却是又轻又软之物只是这么轻轻一拂就能把金逐流以玄铁宝剑攻出的力道转移这种功夫正是上乘武学中“四两拨千斤”的绝技!

金逐流也曾学过这种功夫可是像这青袍怪客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不仅他是自愧不如而且是他有生以来根本就未曾见过的包括他的父亲和师兄在内。

金逐流剑掌兼施都未试出对方的深浅虽然已经心里佩服但却不肯就此罢休心里想道:“我败下阵来连对方是何家何派都不知道岂非笑话?无论如何我也是逼他露出三招两式才行。”当下再攻上去叫道:“师兄人家是要较量咱们二人你为什么还不上来?”此时他已知道与师兄联手也未必能够取胜不过最少可以逼得对方“出手”。

青袍怪客哈哈一笑接声说道:“不错江大侠不必客气并肩子上吧。你才不过使了请手式咱们也还没见输赢呢!”

江海天心里自知其实他已是输了一招。以他的身份输了一招本来就应该当众认输的但因他一来也是忍不住好奇之心二来也怕师弟吃亏心想:“万一我猜得不对我认输不要紧师弟受了伤我可就对不起师父了。”原来他已想到了一个人料想这个青袍怪客十九就是这人但却还不敢完全断定。

青袍怪客既然有话在先是让他们二人联手他刚才单独输了一招论理也还不能就算输了。于是江海天又再抱拳说道:“请恕晚辈放肆晚辈不敢说是较量只是想求前辈指点。”青袍怪客笑道:“你不出手我如何指点你呀?别罗嗦了你有些什么本领快点使出来吧!”江海天恭恭敬敬地应了一个“是”字双掌就向那青袍怪客打去。

江海天双掌齐出金逐流也是剑掌兼施师兄弟左右夹攻那青袍怪客只有一双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无论如何神妙也决不能同时化解他们的招数。金逐流心里想道:“好看你还能够不露出本门的武功么。”金逐流通晓正邪各派的武功心想此人露出一招半式我就不难知道他的来历。

青袍怪客赞道:“到底是师兄高明得多这大须弥掌式差不多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江海天的武功久已被武林公认天下第一这一式大须弥掌更是他武功的精华所在不料在青袍怪客口中也只不过落得个“差不多”的三字评语。

掌风剑影之中只见青袍怪客仍是不慌不忙地轻轻一拨金逐流的玄铁宝剑先攻到宝剑给他拨得突然转了方向竟是不由自主地向师兄刺去。江海天双掌改劈为推一股劈空掌力把玄铁宝剑荡开。师兄弟不约而同地各自斜窜三步。

这一招青袍怪客用的手法更是出人意外的神妙不仅是“四两拨千斤”而且是借力打力利用了金逐流的玄铁宝剑来对付江海天。他本身的真实本领仍是丝毫未露。

江、金二人左右分开青袍怪客并没乘机进击反而定下身形说道:“再来再来!江大侠你这一式大须弥掌稍嫌出手快些慢一点更好!”

江海天道:“多承前辈指教!弟子可不敢当大侠之称。”青袍怪客笑道:“这你倒不必客气我不是称赞你的武功我是称赞你的行事你的行事并不愧于‘大侠’二字!”

师兄弟退而复上江海天全神贯注地使出大须弥掌式那一丝不苟的神气就像在师门习技之时练给师父看似的。青袍怪客随手化解一面连连点头表示赞许。

金逐流道:“我们的本领都已拿出来了请老前辈也让我们见识见识吧!”他见师兄对此人如此恭敬不觉也是起了疑心说出话来也就不敢不恭敬了。

青袍怪客哈哈一笑说道:“我会的只是最寻常的功夫其实你不见也会识的。你既然定要见识那就让你见识吧。”

笑声中青袍怪客煞有其事的立了一个门户沉腰坐马一拳捣出逼退了江海天;一掌斜飞格开了金逐流。才使了两招众人诧异的窃窃私议之声已是此起彼落“咦这不是四平拳吗?”“奇怪他怎会使出这种普通的拳法对付江大侠?”

原来青袍怪客使的“四平拳”正是最寻常不过的拳法。

这套“四平拳”乃是最普通的入门拳脚功夫也是当时最流行的一套拳术但却为武学高手所看不起的。一般二三流的拳师给弟子启蒙教的就大都是这一套“四平拳。”

青袍怪客胆敢向江海天师兄弟挑战而且未曾真正“出手”就占了上风谁都以为他一定有惊人的技业一出手就不知是如何神奇奥妙的拳术了。哪知他使出来竟然是一套平平无奇的“四平拳”众人都是不禁啧啧称异。

不料这一套大家都瞧不起的“四平拳”在青袍怪客手中使出却竟然令到江海天和金逐流都似乎有点难以应付。众人不禁又是大为惊愕。

“四平拳”就是“四平拳”青袍怪客并没加上任何变化打出来的一招一式都是众人见惯的认为粗浅不堪的“四平拳”。可是说也奇怪江海天使出了奥妙无穷的大须弥掌式金逐流以玄铁宝剑使出了凌厉非常的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竟然一点也奈何他不得而且还给他逼得只有招架的份儿。但见他信手一拳地打向江海天江海天就要双掌齐出方能抵挡得住随手一掌向金逐流劈去金逐流就要连忙闪避众人看了都是莫名其妙。

公孙宏看了一会不觉大大吃惊悄悄对仲长统道:“这人的功夫端的已是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老叫化你可看得出这人的来历么。”仲长统道:“看来这人不论是任何普通的拳术他只须信手拈来就可以挥无穷威力。金世遗当年在嵩山少林寺大败孟神通之时也似乎没有他这样的武学造诣。”

除了公孙宏与仲长统之外人人都是看得莫名其妙。他们根据江、金二人的性格猜测还以为金逐流是有心戏弄而江海天则是故意让招。哪知江、金二人的确是“棋差一着束手束脚”。此时心中都在暗暗叫苦。

原来这人使的虽然是一套再也寻常不过的“四平拳”但江、金二人的每招每式却似乎全部在他意料之中。比如说金逐流一剑刺他左肩他随便迈上一步打出来的一拳就刚好是攻向金逐流的“空门”令得金逐流非要闪避不可对付江海天也是一样每一招都是制敌机先攻敌之所必救。可是他的拳法步法却又丝毫没有特异之处的的确确是粗浅不堪的“四平拳”。

金逐流本以为除非他不出手一出手就能看出他的门派的哪知他使出了“四平拳”“四平拳”既然人人会使金逐流又焉能看出他的来历?

金逐流不由得心中烦躁暗自想道:“我们师兄弟败给人家连人家的边儿都未摸着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蓦地一声长啸。使出了一招古怪之极的剑法玄铁宝剑横空一划剑尖伸缩不定如封似闭若守若攻。

在场观战的将近千人各派的剑术都有人知晓但却无人识得金逐流使的这一招是什么剑法。

原来是金逐流一半偷来一半是自创的新招。是从幸宗涛所使的扶桑岛独门剑法中变化出来的。

金逐流聪明绝顶日间和牟宗涛比武之时牟宗涛所使的那些奇诡绝伦的招数他虽然未能全部领悟但最精妙的十几招剑法他已是牢牢地记在心中。

牟宗涛是用一把折扇当作判官笔和五行剑使的折扇是份量极轻的东西牟宗涛以扇代剑之时使出的剑招讲究的是“神似”而非“形似”唯其“神似”因此就特别难以捉摸。好在金逐流悟性极高剑术上又有极深厚的基础比武过后仔细琢磨这才能够心领神会。但如今金逐流是用玄铁重剑使出对方的招数当然不可能与牟宗涛用折扇使出的招数一模一样倘若“依样画葫芦”的话那就必定是弄巧成拙了故此他必须加以变化保存对方剑法的神髓而自创新招。

金逐流用这样一招古怪的剑法对付青袍怪客也是有他的用意的青袍怪客武功高明之极这一招剑法虽然奥妙但要胜他金逐流自己也知道这是妄想。不过金逐流的用意倒不是在于胜他而是希望试探出对方的本门家数。

金逐流起初疑心这青袍怪客是牟宗涛后来一看不像但仍然疑心他是扶桑岛的高手。因为中原各派的武杯人物委实找不到一个有青袍怪客这般本领的人而扶桑岛虬髯客这一脉所传的武功据牟宗涛之言后来演变成三个支派牟宗涛所得的先祖所传尚未到十分之一焉知没有比牟宗涛更强的高手。

不论武学如何高明之士突然遇到本门的精妙招数十居**一定会用本门的招数化解的因为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金逐流这一招使出:青袍怪客好像有点惊异的样子微微“噫”了一声。金逐流暗暗欢喜心里想道:“好这一下子看你还能不露原形么。”

哪知青袍怪客虽然诧异得“噫”了一声但在金逐流的剑招攻到之时他仍然是用一招平平无奇的“四平拳”就把金逐流这招别出心裁的剑法化解了。

金逐流大为失望突然心念一动在失望之中又找到了希望。

原来当金逐流以家传武功与这青袍怪客对敌之时青袍怪客以“四平拳”随手化解毫不费刀。如今金逐流用这一招新创的剑法虽然他也一样的用“四平拳”随手化解并不费力。但金逐流却看得出来他已是稍微多用了一点神。

金逐流连忙向师兄抛了一个眼色。随即连续使出一半偷学一半自创的新招暴风骤雨般向那青袍怪客攻去。

江海天心里暗暗好笑:“师弟忒也好胜好在对方并无恶意否则如此完全不顾防御的进攻碰上这样高明的对手不给对方伤了才怪!”但为了不让师弟失望同时也是为了恐防自己所料不中万一师弟受伤的话这可不是当耍的。因此江海天虽然心里早已服输仍然不得不与金逐流紧密配合催紧掌力尽其所能的与金逐流联手。

金逐流一口气攻了十多招众人正在看得眼花缭乱忽听得“当”的一声金逐流的玄铁宝剑脱手坠地人也跌出了一丈开外!原来在他攻到第十三招之时竟然不顾危险直欺到青袍怪客的身前给青袍怪客在他虎口一弹玄铁宝剑登时脱手!

江海天大吃一惊不知师弟伤得如何正要跑过去想要扶他起来不料金逐流已是自己跳了起来叫道:“爹爹原来是你和孩儿开这玩笑!”

江海天放下了心上的石头大喜说道:“师父果然是你!”连忙跪下磕头。

青袍怪客哈哈笑道:“海天你很不错呀功夫的确是长进了许多了。”一抹脸孔除下了人皮面具露出庐山真相果然是江海天的师父金世遗。金世遗年纪已经六十多岁但因内功深湛驻颜有术望之仍似四十多岁的儒生。老一辈见过金世遗的人全都认得。

仲长统大笑道:“我也是老糊涂了早应该想到是你的。但想不到你这喜欢开玩笑的脾气仍是和当年一模一样丝毫未改。怎么和徒弟、儿子也开起玩笑来了?”

金世遗笑道:“我不是这样试一试他们焉能知道他们背了我有没有偷懒。哼说起来我还得怪你呢!”

仲长统道:“咦你自己教训徒弟怎么怪起我来了?”

金世遗道:“你们做长辈的把他们捧成了天下第一我若不挫折挫折他们岂不是要助长他们的骄气了?”

仲长统道:“哈你有这样的好徒弟难道还不满意么?”

金世遗道:“我对海天无话可说他的功夫练得不错还在其上难得的是他这一份谦虚。逐流你比起师兄来可就差得远武功固然不及师兄沉稳涵养更是不及帅兄。你应该好好的向师兄学学。”

仲长统笑道:“金大侠这可就有点不公平了。令郎的功力虽然不及师兄但他自创的新招却是精妙绝伦人所难能!功夫不及师兄这也是年纪还轻的缘故。”

江海天道:“不错。师弟的聪明我是望尘莫及。若不是他叫出来我还不知道是你老人家呢。”其实江海天也早已怀疑青袍怪客乃是师父的了。不过先识破金世遗的却的确是金逐流。

金世遗道:“可惜他的聪明却不用在正道上海天你也给他骗过了。你以为他是从我的武功识破我的么?哼他是拿姬晓风教他的那套本领在我的身上施展了。我罚他跌一跤。还算便宜他呢。”

原来金逐流是在欺身进扑之际在青袍怪客身上偷了一样东西这才知道是他的父亲的。

仲长统哈哈大笑说道:“金大侠原来你是输了一招给儿子心里不服气这才教训他的。哈哈依我看来妙手空空的本事只要用得其当那也是好得很呀!”

公孙宏笑道:“金大侠有你回来这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令徒令郎应当是要让给你了。”众人听了这话都笑起来。

金世遗忽地正色说道:“天下之大何处没有能人?我刚才说的话可不是乱说的。你们以为我就是天下第一错了错了!”

仲长统以为他是又开玩笑说道:“我以为你的脾气丝毫未改原来也有一点变了。从来你可没有这样谦虚的啊这是跟你徒弟学的吗?”

金世遗道:“从前我是不识天下之大如今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不瞒你说昨天我和人家斗剑就栽了一个老大的筋斗!”

仲长统见他神情不似说笑大为诧异说道:“我不信天下还有谁能够在剑法上赢得你的一招。”

金世遗道:“你不信么?逐流把你从我身上偷了去的寒玉戒指拿出来!”

金逐流满面通红地拿出了寒玉戒指金世遗接了过来指给仲长统看道:“你们仔细看看戒指上是不是有一条裂痕?”公孙宏是个剑术大行家不由得大吃一惊说道:“这可是剑痕么。”正是:

海外异人履中土千年绝学放光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