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郁郁但求忘旧怨 惺惺相惜结新知

此时金逐流喘息已定也来和他重新见过了礼并教请他的姓名。

那汉子道:“我名叫牟宗涛。说起我何以和欧阳坚结识倒是和江大侠有点关系。”江海天诧道:“是么这我倒要请牟先生告诉我了。”

牟宗涛道:“此事说来话长江大侠既然问起我想先说一说我来到中原的原因。”

江海天正想知道他的来历说道:“这就更好了。”

牟宗涛道:“先祖沧浪公的门人弟子不多但经过了千年之久也分成了三支并未失传。扶桑岛早已给倭人占领非复我有牟家子孙大都隐姓埋名不敢露面武功亦早趋式微到了如今尚能保存先祖武学的十之一者据我所知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其他的牟家子孙或者隐居深山或者改名换姓从事其他职业就是让我碰见我也不知道他们乃是同门了。”

金逐流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爹爹到扶桑岛寻觅牟家后人毫无结果。”

牟宗涛继续说道:“其他两支分散海外究有多少我也不知。但我有个心愿想在有生之年遍诉各地同门希望能够把失散了的先祖所传的武学重新整理恢复本来的面目。”

江海天赞道:“牟先生这口宏愿倘若成功定能为武林放一放彩!”公孙宏却说道:“原来他是想开宗立派继承祖先遗业野心倒是不小。”

牟宗涛道:“我遍访海外各地同门不能说是毫无结果但亦收获甚微。我想时历干斗可能也有若干同门回到中原了的因此我又兴起了来中原一游寻觅同门之念。

“令师金大侠金世遗的大名我在海外也是早已知道的了。金大侠相识遍天下中原海外的武林人物都有他的朋友是以我在访查同门的期间也曾到过金大侠的小岛可怕他恰巧外出去了无缘相会。”

金逐流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牟宗涛道:“距今不过半年我找不着令尊才来中原的。”

金逐流暗自想道:“爹爹说过要回中原一行的莫非他已经来了?”问道:“那么你可见着我的姬爷爷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我的爹爹去了何处?”

牟宗涛道:“神偷姬晓风前辈不幸已经逝世我在那儿什么人也没见着只见到了今尊给姬老前辈所建的新坟。”

金逐流失声叫道:“啊姬爷爷死了!”姬晓风是个游戏人间的神偷晚年厌倦了江湖生活跑到海外和金世遗一家同住。他的年纪虽然比金世遗还大得多但如是不失其赤子之心金逐流和他最合得来一老一小经常在一起戏耍的因此也可以说得是金逐流童年时代唯一的朋友。金逐流想起这位朝夕与共的老爷爷心里十分难过。

仲长统道:“这位姬老前辈有八十岁了吧?”金逐流道:“我离家那年他已经八十一岁了。”仲长统道:“人谁无死姬老前辈得享高寿无疾而终你也不必伤心了。”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找不着令尊在回程中经过一个风景绝佳的小岛却碰到了一仿武功高明的人物虽然未必比得上令尊和江大侠但在下得以和他结交也算得是意外的奇遇了。”

么孙宏颇感诧异心里想道:“扶桑岛的武功已是足以惊世骇俗除了金大侠之外还有什么人值得他如此佩服?难道海外流传的武学竞是不逊中原?这可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仲长统听到此处已是恍然大悟说道:“你碰见的这位高人是不是姓叶的?”

牟宗涛道:“不错这位岛主姓叶大名冲霄。”公孙宏心道:“哦原来是他。”原来叶冲霄乃是西域一个小国的王子为了要把王位让给弟弟避居海外的公孙宏只道他说的是一位本来就在海外生长的高人故此一时没有想到。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与叶岛主谈论了三天三夜的武功承他青眼有加许我为忘年之交他知道我要回国一游托我两件事他说他与江大侠乃是郎舅之亲第一件事便是叫我来拜见江大侠代他问候。”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正是叶冲霄的妹妹掌门弟子叶慕华又正是叶冲霄的儿子可以说得上亲上加亲听到他的消息甚为欢喜说道:“我听说他三年前就想回来的不知现在何以还不回来?”

牟宗涛道:“他现在正在潜心研究股若掌的上乘此功他说他要在练成之后方能回来。”

江海天微微一笑心里想道:“叶大哥的好胜脾气还是不减当年。”原来叶冲霄兄妹乃是幼年失散的当年江海天初次出道还未知道叶冲霄是谷中莲的哥哥曾经和他较量过般若掌的功夫叶冲霄输了给他甚不服气誓要把般若掌练得过前人不仅仅只要胜过江海天而已。”

牟宗涛接下去说道:“第二件事就是叶岛主代他夫人托我的了。她要知道她家人的消息是以我才去找寻欧阳坚的。”

原来叶冲霄的妻子欧阳婉正是欧阳伯和的侄女与欧阳坚乃是同气连枝的姐弟排行。不过她年轻得多当她嫁给叶冲霄的时候欧阳坚尚在襁褓之中。

他们的婚事并没有得到作为一家之主欧阳伯和的同意(欧阳伯和本来是要她嫁给文道中的事详《冰河洗剑录》)当时他们乃是私奔的。待到叶冲霄隐居海外之后与岳家更是断绝往来了。

欧阳婉的父母后来郁郁而死欧阳伯和给仲长统废了武功之后过了几年亦已死了。如今欧阳婉的外家剩下的就只有欧阳坚一人。这也是仲长统为何不忍杀他的原因之一。

欧阳这一家乃是武林一霸一向恶名昭彰是以后来虽然由于欧阳婉嫁给叶冲霄江海天和他们也有了亲戚关系但两家仍是没有往来。

牟宗涛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应该先去拜访江大侠的但听说江大侠已到小金川去了我只好先找欧阳坚我只知道欧阳坚与叶岛主有郎舅之亲至于他的为人如何那就不是我所能知悉的了。”

公孙宏抱歉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初到中原的刚才说话无礼还请不要见怪!

牟宗涛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居。公孙前辈责备我不该和欧阳坚同在一起这也是一番好意。”

金逐流笑道:“你要见我师兄那么今日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但何以你不早说?”

牟宗涛道:“欧阳坚带我来找阳浩说是阳浩与正邪各派相当熟悉天魔教教徒众多也可能帮我寻觅同门我不知就去跟他来到这儿。到了这儿真假天魔教主的真相揭露江大侠与公孙前辈亦相继而来到我才知道阳浩和他的‘天魔教’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是和欧阳坚一同来的在未曾解释清楚之前你们当然把我算作是阳浩的党羽但要解释清楚却是说来话长。而且我因为碍着叶岛主夫妇的情面我一到中原就得到欧阳坚的款待与他也有着主客的情谊我也不愿令他太难堪是以我只好跟着他离开打算等到你们在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蒋我再独自来与江大侠见面。不料金少侠已经现我们的行藏跟踪追到倒是教我不能不提前露面了。”

江海天哈哈笑道:“咱们能够早点见面不更好吗?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海外中原何分彼此。贵派武功我是钦仰已久今日幸得相识便请一同回去让我借花献佛敬牟先生一杯。此时天色近晚江海天恐防总舵中众人等得心焦故此便即邀请牟宗涛同赴庆功宴。

牟宗涛道:“我和你们的朋友都不相识你们也有正事商议我不想打扰你们了。他日若有机缘我再到两位前辈跟前请教。”

金逐流道:“你不是要查访同门吗今日有许多帮会的人来到说不定可以帮你的忙。”金逐流对他颇有好感很想留他多聚一会。

牟宗涛道:“此事暂时我还不想张扬。再说中原的帮会中人恐怕也还未必知道有个扶桑岛呢。”

江海天见他去意坚决说道:“好牟先生既是有事在身我也不留你了。但愿你的宏愿能够早日完成为武林放一异彩。咱们后会有期。”

封子站在一旁看着牟宗祷下山好像心事很重的样子一双眼睛闪烁不定但他却也没说要走。

公孙宏道:“好封子现在轮到你说话了有屁就快放吧!”

金逐流道:“他刚才没有乘机偷走倒好像有点悔过之意咱们且听听他说些什么?”

言外之意即是请公孙宏不要令他太难堪。江海天好生欢喜心里想道:“师弟在江湖上历练了几年轻浮倒是减了几分宽厚却加了几分了。”

封子满面通红说道:“我我是有一些话想要禀告江大侠和金少侠就不知你们肯不肯原谅?”

封子望了金逐流一眼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气话在舌尖打滚说不出来。

金逐流笑道:“对啊你还没有向我谢媒呢!”

封子道:“我丧心病狂当日妄想倚靠女儿求取富贵辜负了金少侠你的好意。我不但没有面目见你也没有面目见我女儿。不过我却很想知道她的消息你可以告诉我她的下落吗?”

金逐流道:“这么说来你是愿意答应这门亲事肯把女儿嫁给秦元浩了?”

封子道:“秦少侠是武当派的名门弟子就只怕他不肯要我这个岳父。”

金逐流笑道:“只要你痛悔前非我这个做媒人的当然会叫你的女婿向你磕头认亲。他们现在都在大凉山竺尚父那儿平安无事你不必挂念。”

封子大喜过望说道:“当年我多承令尊不杀之恩如今又多得你玉成我女儿的婚事我不知如何报答你才好。好现在我可以放心和你们说了。”话虽如此惶恐不安的神色仍是未能消除。

金逐流道:“对啦你不是有话要和我师兄说的吗?不必老是向我道谢了。”

封子讷讷说道:“江大侠我我有一件事情对不住你。”江海天一时没弄清楚他的意思以为他说的是过去之事便道:“我早已说过原谅你了。”公孙宏道:“他说的好像是现在的事。”封子道:“不错此事正在进行之中我必须让你知道:“江海天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说吧。”

封子道:“我这次从京中出来萨福鼎有个命令给我要我害你的家人!”

金逐流哈哈一笑说道:“萨福鼎倒是很看重你啊!”要知江海天的妻子乃是郊山派的掌门武功之强纵然不及丈夫也足可列入当世十大高手之内莫说一个封子就是十个封子越也不是她的对手。

封子面上一红说道:“萨福鼎当然不是叫我独自去干这件事情他是要我做欧阳坚的助手。”

公孙宏怔了一怔说道:“要你做欧阳坚的助手?哦原来这小子也已投靠了清廷啦。仲帮主这么说刚才你倒是放错他了。”心想:“怪不得欧阳坚刚才走的时候封子好像有话要说又不敢说。”

公孙宏笑道:“说到要对付江夫人欧阳坚这小子恐怕也还差得远吧。”

江海天沉吟半晌问道:“是不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除了文道庄和阳浩二人萨福鼎哪还能找得到什么高手?”

江海天正容说道:“天下之大何处没有能人?比如刚才的牟宗涛就是一大高手!”金逐流面上一红默然不语。

封子道:“江大侠说得对了的确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这高手是谁?”

封子道:“我并不知道但也很可能就是牟宗涛!”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骇然江海天道:“不会吧。他刚才已经把他与欧阳坚作伴的原因说得很清楚了我看他也不像是个阴险小人。”

公孙宏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仲长统点了点头说道:“咱们暂时不必揣测且听封子细道其详。”江海天心中一动想道:“听仲帮主的语气好像他也知道了一些什么。”

封子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文道庄从西昌逃回京城带回消息说是江大侠以及门人弟子都在小金川和西昌两地萨福鼎一听就说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可以为朝廷一雪百年之耻。”

史红英莫名其妙问道:“萨福鼎要暗算江大侠的家人却怎的扯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题目?”

金逐流笑道:“这倒不是萨福鼎故意夸大其辞我曾听得爹爹说过这个故事的。”

金逐流道:“邙山派的开山祖师独臂神尼是明朝的公主清廷早已知道这个秘密却不敢宣扬出去。后来雍正皇帝给独臂神尼的弟子吕四娘刺死清廷自是更把邙山派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了!可是这件事情对皇室乃是奇耻大辱皇帝在深宫给人刺死说出去颜面何存?是以只能暗中设法报仇表面上还要遮瞒呢。既是要暗中报仇那就不能兴师动众了。百多年来清廷曾屡次派道高手暗算邙山派的脑人物均未得逞吕四娘是邙山派的第二代掌门我的母亲是第三代掌门她们都是清廷所要缉捕的钦犯一生之中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险。如今我的师嫂乃是第四代掌门时间虽然过了百年这桩公案尚未了结所以身为清廷大内总管的萨福鼎要暗算她一点也不稀奇他所说的替朝廷雪百年之耻也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封子继续说道:“萨福鼎起初本来想请文道庄主持此事后来因为文道庄强练三象神功走火入魔疯癫日甚萨福鼎认为他不堪重任只好另请能人可惜这个能人是谁我现在还未知道。他交给我的命令是要我到徂徕山来与欧阳坚会合做欧阳坚的助手。欧阳坚在萨福鼎跟前夸下海口说是能够请到足与江大侠匹敌的能人这才得到重用的。至于要我去做他的助手那是因为我曾到江大侠家里可充识途老马之故。欧阳坚可能是已经把这个能人的名字告诉了萨福鼎的但萨福鼎却没有告诉我。或许不只一个能人亦未可知。

“起初我以为这个能人是阳浩到了徂徕山始知阳浩正在重组天魔教虽然答应了欧阳坚应为臂助但他自身却是不肯露面的这个能人当然不是他了。

“此事欧阳坚本来打算在天魔教开坛之后进行的不料金少侠突如其来落得今日这个下场实非他们始料所及。

“逃走之时我跟着欧阳坚我并不知道这个姓牟的是谁但见他也跟着欧阳坚一齐走是以我就不能不怀疑欧阳坚夸下海口说是可以请到的能人就是他了。”

众人仔细一想:“足以与江大侠匹敌的能人而又与欧阳坚有交情确实与牟宗涛的身份吻合。”

金逐流暗自思量:“假如牟宗涛刚才的言语当真只是骗我师兄却抽身跑去暗算我师嫂的话倒是有点可虑呢。师嫂与他单打独斗是不会输给他的但要胜他却也很难。如果他另外有个武功与欧阳坚相当的助手师嫂就决计应付不了!

公孙宏想起封子那次说假话骗厉南星之事对他的话半信半疑问道:“封子你说的可都是真话?”

封子满脸委屈的神气正要回答忽听得仲长统已在说道:“封子诚心弃暗投明老叫化倒是可以给他作个证明:他这次说的都是真话!”

公孙宏“哦”了一声说道:“丐帮消息素来灵通仲帮主这么说想必也是听到什么风声的了?”

仲长统道:“不错。实不相瞒老叫化就是因为听说江大侠在这儿特地赶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江大侠我劝你还是回家一趟的好。”

江海天道:“我还是不相信牟宗涛会给清廷利用。而且欧阳坚刚才已给你破了他的雷神掌阳浩也给厉南星废了他的武功牟宗涛即使真的要去暗算我的家人他孤掌难鸣也未必奈何得了内子。”

金逐流道:“仲老前辈你听别的消息欧阳坚所请的十能人之中可有牟宗涛在内?”

仲长统道:“我听到的消息是萨福鼎这次志在必得据说已经请来了平素从未在江湖上露面的好几个高手但我不知欧阳坚也是参与此事的。否则我刚才就不会放过他了。不过封子说的和我听来的消息相符;所以我敢断定他说的乃是真话。”他既然不知欧阳坚参与此事那就不用再说他也是不知道牟宗涛是否与此事有关的了。金逐流吁了口气心情轻松了一些。

但仲长统却接下去说道:“我虽然不知牟宗涛是否参与此事但封子带来的消息我既然可以证明是确实的牟宗涛也就脱不了嫌疑说不定那几个从未在江湖上露出的高手就是他的同门兄弟了。”

公孙宏道:“老叫化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既然知道此事何以不替江夫人防备?听你这么说萨福鼎派来的人不只一伙欧阳坚、牟宗涛不过其中一伙而已。你老远的赶来这儿报信这固然也是要做的事但万一萨福鼎派来的那些人等不及和欧阳坚会合。就到江大侠家里的话江夫人岂不是很危险么?而且牟宗涛已经跑了他也可以赴在咱们的前头到江家。”

仲长统笑道:“公孙老弟想不到你的性子比老叫化还急老叫花尚未说完呢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防备?我已经通知了邙山派叫邙山派的四大弟子火赶去赴援了。”

公孙宏道:“邙山派的四大弟子武功固然很是不弱但比之牟宗涛恐怕还是有所不如吧?”

仲长统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催促江大侠回家的原因了。”

仲长统接下去说道“说老实话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起初我仍是未把萨福鼎请来的什么能人放在眼内的我想中原朝武林人物哪一个我不知道即使有从未露过面的料想本领也决不会高得过江大侠夫妻有邙山派的四大弟子率众赶去赴援已是足够的了。但如今我见了牟宗涛的武功始知海外尚有高明之士武功绝不逊于中原我倒是料敌太轻了。江大侠我看你还是回去一趟吧。这里的事叫公孙老儿给你料理也就是了。”

江海天道:“今天来的朋友有许多是想要和我见面的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抛下他们就走。再说趁着红缨会、**帮的人都在这里。咱们正好和其他各个帮会商议结盟之事这样可以大大有助于反清的义军我又岂可为了家事抛开大事不管。”

公孙宏道:“萨福鼎要害你的家人这也不能说是小事可!”仲长统道:“不错这也不仅仅是你的家事呀!”

江海天笑道:“比起义军的事情来那就是小事了。何况仲帮主所担心的只是一个假设而已那些人未必就会有这样快下手牟宗涛也未必就是萨福鼎所邀请的‘能人’。又何况有邙山派的弟子已经来了。”

仲长统知道江海天的脾气素来说一不二知道劝他不动只好说道:“好在府上离这儿也不过二百多里那就这样吧明天一早老叫化陪你回去你可不能再耽搁了。”

江海天笑道:“是呀庆功宴现在想必已经摆起来了。咱们先回去喝酒再说吧明天我答应你回去就是。封先生你这次弃暗投明这庆功宴的酒你也是可以喝得的咱们一同走呀!”“封子满面通红讷讷说道:“这个这个……”公孙宏道:“别这个那个了江大侠既然请你去你就去吧。”

金逐流道:“封先生你是不是还有一些话要说?”

封子霍然一省说道:“不错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人多的地方不便说的。”

公孙宏笑道:“你的消息倒是很不少呀好那就赶快说吧别耽误时间了。”

封子刚要说出这个消息公孙宏忽地“咦”了一声说道:“又是谁人来了?”

话犹未了只见林中现出两个人影封子抬头一望不由得惊喜交集叫道:“嫦儿你们回来了!”

原来来的这时少年男女正是他的女儿封妙嫦和秦元浩。

封妙嫦看见父亲和江海天、金逐流等人同在一起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话好。

金逐流笑道:“嫦儿!来得正好我的媒已经说成功了秦兄你快来向岳父叩头!”

秦元浩只道金逐流是开他玩笑?心中想:“他是清廷的大内侍卫叫我如何能够向他叩头?”封妙嫦不知道父亲与他们一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面上一阵青一阵红。

金逐流哈哈笑道:“好教你们得知封姑娘你的爹爹如今已是痛悔前非不但答应了你们的婚事而且也是咱们的自己人啦。”

仲长统笑道:“金老弟虽然平日喜欢开人玩笑这次说的却是一点不假封先生的确定弃暗投明。元浩你就过来叩头吧!”

秦元浩与封妙嫦听了仲长统的话才相信这是事实两人的喜欢那就不用说了。当下封妙嫦欢天喜地地叫了声“爹爹!”秦元浩也心甘清愿的行了大礼红了面孔高高兴兴的对封子叫了一声:“岳父。”

封子眉开眼笑的将秦元浩扶起心里想道:“幸亏我回斗未晚否则不但富贵难求连女儿女婿也要失掉了。”

金逐流道:“秦兄你们怎么也回来了?”

秦元浩道:“公孙姑娘出去找厉大哥不见回来;你和史姑娘跟着出去寻找又不见回来。竺老前辈很是担心是以我们回来找你倘若找不见你就到红缨会报信。我到了红缨会总舵知道公孙舵主在这儿所以马上和妙嫦赶来。”

公孙宏道:“多谢你们为朋友奔走的一片热心小女和厉少侠平安无事如今正在山上等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封子道:“听说你们在义军之中我很高兴。你们过得好么?”

封妙嫦道:“竺老前辈这支义军藏在大凉山中日子当然过得苦了点但大家都似家人一般十分快活。”秦元浩接着说道:“日子过得苦这也是‘拜’官军之‘赐’谁人也不埋怨!”

封子又是高兴又是惭愧说道:“过去我投靠朝廷和义军作对说来真是惭愧但如今都有一个机会或者可以令我稍赎罪衍。”

金逐流心中一动说道:“你刚才所要说的那个消息敢情就是和义军有关的消息!”

封子道:“不错正是萨福鼎透露出来的朝廷准备如何对付你们这支义军的事情。

“萨福鼎说你们这支义军躲在深山里面官军‘进袭’不易他准备用借刀杀人之计笼络青海的五个盟旗酋长叫他们与义军为难。”

江海天吃了一惊说道:“这条计策果然毒辣无比若是给他阴谋得逞不但竺尚父这支义军难以在大凉山立足弄得不好只怕还会演成汉回之争。”

原来西康青海一带乃是民族复杂的地区最主要的两个民族乃是汉族与回族在西康汉族的人数差不多等于其他几个少数民族的总和但是在青海则是以回族为主汉族反而是少数民族了。

倘若萨福鼎笼络青海各盟旗酋长的计划成功义军是要从青海取得补给的因此即使那些酋长不助清军来打义军义军的粮食也要生问题。如果打起仗来义军就更要陷于极为难的境地因为义军是绝不能伤害少数民族的利益的。

金逐流道:“好在咱们知道得早咱们可以赶快去通知竺老前辈请他设法阻止那些酋长上清廷的当。”

封子道:“据我所知我出京之时萨福鼎已经派出使者准备去游说那些酋长他的手段不外两种:许以重利封以官爵。”

江海天道:“咱们就晓以大义说以利害。我想回族之中一定不乏见识高明之士即使那些酋长受眼前的小利所迷惑他们也不会跟着走的不过义军派出去的使者最好能够赶在萨福鼎使者的前头否则去得太迟所下的功夫就要加倍了。”

金逐流道:“我愿意担当这个差使明天一早便走。”

江海天本来想要自己去的听见金逐流自告奋勇心想:“师弟的功夫在我之上有他赶去我倒是可以放心。”当下谢过了封子报信之功一行人等回转天魔教总舵。韩正达正等着心焦看见他们回来大喜说道:“酒席都已摆好了我正要派人去找你们呢嗯想不到仲帮主也来了还有这两位少年侠士今儿可真是热闹了!”他没有问封子显然是因为不知底细感到难以措辞。

江海天给他介绍了秦元浩、封妙嫦二人跟着向他说明封子弃暗投明之事韩正达喜上加喜说道:“请你们进去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进入香堂只见长鲸帮的帮主孙百禄带领其他几个帮会的脑人物出迎原来他们的毒伤经厉南星、李敦二人医治虽然尚未痊愈但已是可以行动如常。

孙百禄谢过了史红英的大恩说道:“我们一向唯贵帮马是瞻今后也是这样说老实话我们对令兄只是‘畏威’如今对史姑娘则是‘怀德’。史姑娘对我们如此宽厚又有救命之恩我们人人心悦诚服今后若有差遣我们赴汤蹈火亦不敢辞!”

史红英道;“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患难相助份所应为。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各门派各自所属的帮会虽或有大小之分却无尊卑之别。**帮愿与诸位结盟集大小帮会之力同助义军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孙百禄道:“史帮主高瞻远瞩给我们指出了这一条明路孙某不才甘愿执鞭随鞍请史帮主就作我们的盟主。”此言一出其他几个小帮会的帮主异口同声一致赞同。

史红英道:“我年轻识浅如以能够担当此一重任。依我之见还是请红缨会的公孙舵主做咱们的盟主最好!”

公孙宏哈哈笑道:“我年纪老了这个担子恐怕是挑不起来的了。倘若我年轻三十年我一定不会推辞的。史贤侄你就体恤体恤我吧。”言下之意即是劝史红英不必推辞。

仲长统道:“你们不必推来让去了。我老叫化子倒是想做可惜我的年纪比公孙老弟更大。”

公孙宏笑道:“史姑娘你听仲帮主也是认为你做更合适吗?”

史红英唯辞不允仲统道:“好了好了我都听得不耐烦了。你们既然推来让去我心目中倒有一个人比你们更合适的。你们不会怪我这话说得太草率吧?”

史红英大喜道:“既然有这样一个人那就更好了!”

红缨会的几个香主颇为诧异心里也都有点儿不服气但是说道:“江湖上最大的两个帮会就是**帮和我们的红缨会哪里还有第三个人配做我们的盟主?”于是红缨会排名第三的香主石玄先问道:“不知仲老前辈说的这位大英雄是谁?”

仲氏统道:“我请这位大英雄出来之前先得请你们把名目改一改。不是要他做各个帮会的盟主而是要他做武林盟主这才适合他的身分。”

石玄蓦地省悟过来说道:“哦我明白了!仲老前辈你说的莫非是……”

仲长统道:“不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其实是早已有了武林盟主之实的人就是江海天大侠。”

江海天早已是武林公认的第一号人物但因他不是帮会中人所以众人一时没想到可以请他来做“盟主”。仲长统一说出了他的名字红缨会、**帮等一众帮会头目都是心悦诚服、异口同声地说道:“就只怕江大侠不肯屈就。”仲长统笑道:“你们还未听清楚吗?我是请他做武林盟主啊!若是嫌屈就的话我老叫化可就要生气了。”

江海天道:“这怎么可以这不是变成了私相授受了吗?”

仲长统道:“什么私相接受这正是实至名归!不错今日在这里的朋友尚未能包括武林各方面的人物但今日之会纵然不能算是武林大会也可以算得是武林小会了目前正是多事之秋要开成武林大会恐怕不很容易但抗清兵、援义军却是当务之急!俗语说蛇无头不行清兵在各地大举进攻义军咱们也必须同心戮力才成!既然等不及开武林大会推选盟主那就不妨由咱们这个武林小会推举间作盟三的候选人然后再征求各大门派、各路好汉的同意料想提出了你江大侠的名字绝不会有一个人不点头的江大侠你这一生不是以驱除匈虏恢复中华为职志的吗?你又正在年富力强难道还会畏惧艰难挑这重担?”

仲长统责以大义江海天无可推辞只好应承说道:“承蒙各位看得起我那就暂且由我充个“头人”联络各方共商抗清的大业吧。至武林盟主的尊称武林大会在目前既是不可能召开那就理该留待贤者请恕我不便接受了。”

仲长统哈哈笑道:“只要你答应就行你愿意叫做盟主也好总之你是咱们的头儿将来也绝不会有人和你争的。”

大事议定虽然江海天谦辞“武杯盟主”的尊称众人已无不将他当作盟主看待了当下筵席摆开人人开怀畅饮轮流向江海天敬酒道贺。

众人喝得酒酣耳热自然少不免要兴高彩烈地谈论武功大家对江海天的本事自然也少不免要夸大其辞说得神奇之极。

在殿角的一张台上同席的八个人有七个是小帮会的小头目。另外一个青袍汉子却不知是什么来历但因为座位安排在这张桌子都是次一等的人物大家也就以为他是个不足轻重的某一个帮会中人而且那七个小头目也是各不相识的是以大家也就没有怎样盘问他。

席中有个长鲸帮的头目曾经跟随帮主在三年前到过江海天家中作客喝过江海天嫁女的喜酒的。这个人要炫耀自己的见闻广博与众不同说道:“不错江大侠的武功现在当然是天下第一但将来就恐怕不会是他了。”

另一个小头目是江海天的崇拜者怫然问道:“那又是谁?”长鲸帮的小头目道:“是他的师弟金逐流。那次我亲眼见到他三招两式打败了文道庄亲耳听到江大侠说他师弟的武学造诣在他之上的只是目前功力尚稍有不如而已。”

问的那小头目这才开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你说的是金少侠。师兄也罢师弟也罢总之是一家人。我倒不必为江大侠和你辩了。”

席上有两个人谈起了金逐流大家的话题也就不约而同地转移到金逐流身上。

第三个人说道:“还有更精彩的呢金少侠今天一天之内连败三大高手你们可知道么。”

长鲸帮那小头目道:“我只知道金少侠在大破天魔教总舵之时和阳浩打了一场后来听说他在后山也有一场剧战但却不知那两个高手是谁了。”

“其中一个就是文道庄。虽然同是一个文道庄但今日的文道庄的本领已是远非三年之前的文道庄所能相比。听说他的三象神功已经练成当真是有降龙伏虎之能开碑裂石之力。但结果还是败在金少侠的手下。”

“啊真是了不起!可惜我没有眼福见到。那么还有一个高手是谁呢?”

“哈这个高手嘛可比阳浩和文道庄又更厉害了。听说他是虬髯客的第二十六代传人抉桑岛这一派的宗主!”

“虬髯客是谁?扶桑岛这个名字我也没有听过是在哪里的?”席上诸人听得津津有味听到这里好几个人同时问。

于是那人又口沫横飞的“细说”虬髯客与扶桑岛这派武功的渊源和厉害之处所谓“细说”无非是耳听之言加上自己的揣测之辞而已。听的人不知真假但表现出来的神气却好似都相信了他的说话他说一句大家就摇头晃脑的赞叹一声。甚至还有邻席的人放下杯筷过来做他的听众。那人见这么多听众给他捧场越说越是高兴指手划脚加枝添叶讲得历历如绘就好像他亲眼见到金逐流打败牟宗涛一般。

其实金逐流和文道庄、牟宗涛这两场恶斗都是处在下风尤其和牟宗涛交手那场更是陷于苦战的境地若不是得师兄替他解困他只怕早已受了重伤此际连庆功酒也喝不成了!

听众之中只有一个人始终不一言也没有跟着众人同声赞叹这个人就是那个谁也不认识的青袍汉子。

那人讲完了之后赞叹之声纷起有的说道:“如此说来只怕金少侠的武功如今已是天下第一了。”有的说道:“不现在还是他的师兄江大侠强些不过再过几年那就一定是他的武功天下第一了!”

在众人夸赞金逐流的赞扬声中那个青袍怪客突然“嘿嘿嘿”的冷笑三声笑声十分刺耳宛如金属交击!

这一笑登时令得众人尽都惊愕长鲸帮那个头目怒道:“阁下因何冷笑?”

“没有什么我只是笑你们乃是井底之蛙而已!”正是:

伏虎藏龙人未识天外有天君可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