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七十九章 倒春寒(上)

话说十四阿哥甩着他长辫子拖着一条不知道几万人大军的长尾巴出了北京城夏春耀被奸人陷害趴在床上”试”肚兜结果”试穿”完毕现那肚兜根本不是她的尺码明显不符她汗流浃背地在床上翻了一个白眼这才想起这件肚兜当时是为了春桃买的她就说为啥在她身上就变得松松垮垮明显把她的小巧可爱彻底变成了洗衣板可这帮她试穿的人却不分黑白不辩是非也不管她多委屈冤枉径自一”试”到底不达目的却不罢休结果他满意了衣服一穿长辫一甩继续衣冠禽兽可怜她洗被子洗得欲哭无泪…

结果肚兜事件由于他用刑得当外加她认错态度良好画了押结了案可这奸人出了京却丝毫不安省经常搞几个几百里加急丢回来又是粮草又是军机的害得她男朋友八皇子同志饭刚塞进嘴巴里又急忙丢筷子拆开信一看又是竖眉头又是抿嘴唇那副乱魅惑的模样搞得她几次不知道是该吃桌上的菜还是四爪全开扑倒对面的人不过为了人生安全她一般都选择前套动作因为一般他一摆出这副德行下一个动作绝对是起身走人趴在那张只干正经事的书桌前一个劲地乱写如果这时候她选择四爪一开一般只有两个下场一是扑个大空栽在地板上半天爬不起来二是直接被他抽飞到那张不干正经事的床上去一个人咬被子睡大觉…

所以她有足够的证据怀疑十四根本是故意的Tnnd…害她没被子可洗!

她以为这就已经够悲惨了结果远在西北的十四同志却用行动告诉她不是这么回事不知啥时候开始八爷府前的轿子又开始络绎不绝起来就好似他和康熙大人之间的种种不存在了似的一群群穿着朝服的人又开始进进出出一开始倒也还好他谈他的国家大事她查她的帐目做她的家院小事他差人在前庭开了个新书房一般议事就直接奔那儿而她霸占这间书房打起算盘来也心安理德…

每次傍晚回来她帮他更衣都见他用眼角淡淡一瞄她摊在桌上的帐目然后轻笑一声说她又要便宜了哪家店铺了吓得她又把帐目重新查一遍要说他这个人极度缺少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瞧见她帐目一堆错也不知道帮她提点提点好让她少挨点泰管家的训每次都只是笑非让她自己趴在茶几上苦思冥想抓着算盘狂打害她做梦都在”三下五除二”结果从床上除醒了却见他还在桌前竖着毛笔奋笔疾书…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趴在床上咬着枕头偷瞧他其实她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怕他的阿哥模式啦他处理国家大事时的表情又是皱眉头又是安心又是冷笑又是摇头乱性感一把的可他却好似怕她瞧见故意找她茬怕她无聊总找事情给她做又是算帐目又是洗衣服难道她这个人就这么没信誉度可言么?不就是逃跑了一次么至于给他这么大后遗症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说了大话给老天爷不小心听见了没几天她拿着下人不小心搁到书房里去的信准备给他送去议事厅一跨进门就看见他正和不知啥大人在商议事情手里端着正要啄饮的茶不同他每次在书房里喝的白开水见她来了淡然地搁下了手里的茶碗起身走到她身边她咬了咬唇把信递给他本想同他”哈啦”两句却见那位严肃状的大人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瞅了她一眼除却丫头下人一般女眷是不见客的而她这个下人丫头似乎显得有些太不懂礼数了她被这一瞅浑身泛起一阵恶寒差点条件反射膝盖打软跪下去垂却见他不流痕迹地挪了挪脚步挡在她面前她抬起脑袋想瞧他一眼结果视线刚移到他胸口就全体砸了下去再也抬不起来抓了抓脑袋宣告说大话失败立刻闪了人…

结果皇子大人对她怠慢自家男朋友的态度不满意当天晚上就被大刑伺候了一番第二天她累得直打瞌睡才记起今天是要给泰管家报帐的日子于是她牵着驴子赶回九爷府撑着使用过度的腰杆子刚进帐房大门就被泰管家飞来一本厚厚的帐目砸中了脑袋她几乎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向泰管家自从知道她是八皇子大人的马子以后顶多就是骂骂她还没在她脑袋上动过土耶对于泰管家这座风向标他有任何动作都代表局势有诡异展的趋势……

“九爷让我捎话给你不做完这月的帐哪也不准去!”

“……不是吧?可是我…”她很忙耶还要回去给男朋友做饭更衣洗被子耶她不在他怎么处理国家大事啦一边拿毛笔一边穿衣服还要端茶倒水重要的是洗脚水怎么办?她家男朋友洁癖的厉害听下人说她不在的时候都是他自己dIy穿衣服穿鞋子扣扣子还没让她以外的人染指过他的胸口呢她不在万一他不爽衣冠不整跑去上朝很危险耶……

“这是九爷的意思你要不服你同九爷说去!”

“……”靠她和九爷根本沟通不能嘛拿Boss压她算他狠不过等她的亲亲男友来领人了看他还敢不敢嚣张还不是立刻变成和她一样端茶倒水的小角色哼她就勉强做一回被扣压在娘家的小媳妇等着相公华丽接人好了!

于是乎不知是碰巧还是刻意夏春耀被暂时扣压在了娘家她本来觉得没啥结果一进房间才现有个很大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时至夏初热气开始把汗给逼出来了可是抽屉一拉里面全是空荡荡的这才想起她的衣服全部被她一点点搬走塞进某皇子书房的柜子里了霸占掉他一半他放衣服的空间她还恶心兮兮地把自己的肚兜开辟了一个小柜子摆得心满意足摆得他直翻白眼…

她用惯的梳子丢在他书房里她不要梳妆台一面镜子一个放些简单头饰的盒子就把她全副家当给囊括完毕搁在他差人搬来的梳妆台上结果没啥饰往上搁却成了堆零嘴的地方谁让它离床头最近她就喜欢爬在床上吃东西吃得不亦乐乎这样想来她刚买的零嘴也一并搁在他房里没带来这个房间里如今啥也没有空荡荡的只剩她一个人杵在这儿…

她开了门去向春桃借了几见杉子却看见她一脸调笑地问她:”是不是被休了?”

“你这德行都没被休我这么贤惠他干吗休我!”她一边接过杉子一边反击…

“你贤惠?哈!别笑死人了我和你住一块那么久你那点底细我还不晓得?”春桃一边笑一边耸耸肩”想是人家也受不了同你住一块终于把你扫地出门了你说你女人不像女人胭脂水粉的啥也没有衣服换来换去结果就穿搁在最外面那几件多伸手拿一下都觉得麻烦天天躺在床上啃零嘴半夜还喜欢嚷嚷梦话鞋子老是一上床就踢的老远夏天还喜欢打着赤脚乱跑冬天窝在被窝里狠不得吃饭都在床上解决了…”

“……这些是缺点吗?不…不是吧?”

“你觉得是优点?”

“……呃…”她抽*动一下嘴角突然扯过杉子就转身回房丢下一句”管你屁事!可恶!”

可是几天过后她就不那么坚定了原因是她家男朋友连个影子都没出现似乎对她招呼也不打的自动消失不表示惊讶……

最好只是”不惊讶”而已可千万别是”庆幸”啊…

她也就是偶尔喜欢在床上吃零嘴就像他喜欢窝在床上拿着死人书研究一样她也就是偶尔喜欢打着赤脚乱爬他还不是有次用刑完毕后光着上半身下床拿他的死人书叫他披件衣服遮掩春光他还不乐意她也就是喜欢晚上嚷嚷点梦话但是他每次都帮她做历史测验回答得精确无比她还以为他也乐在其中……只是那天早上起身他突然问她:”麦当劳是啥?”

她倒抽了一口气抽搐着嘴角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地看着他…

他瞥了一眼她诡异的表情边打理着马蹄袖边勾了勾唇:”你说你好想吃麦当劳哪有卖?”

“……估计一时半回没得卖…”她咽了一口唾沫回答到等个几百年后估计就有卖了…

综上所述他们俩顶多是半斤对八俩他没道理嫌弃她吧?可是男人心海底针六七天过去了她每天窝在自己啥也没有的房间里算那本憋屈的帐他皇子大人华丽的身影愣是没出现倒是糖糖那个家伙屁颠颠地跑来往她房间一坐眨着那双绝对继承九爷的基因的美人眼瞧着她:“春姨糖糖来陪你.”

“你别捣乱就不错了别处玩去!”她将毛笔插在脑袋上的团髻上毫无形象地抡起袖子打着算盘越打越烦狠不得摔了面前的算盘抬头却见糖糖那小鬼不吵也不闹就坐在对面用那副从她八伯伯学来的标准飘逸的德行喝着茶“……你是来找茬的么?”

“不是呀!”她一边喝茶一边严肃地摇脑袋“有人叫我陪你的.”

“……”她瞥了一眼糖糖一并带来堆在桌上的零嘴丢开了手里毛笔两手撑在桌上开始呆…

“春姨你会走吗?”糖糖抿了抿唇角那红嫩的唇角几乎不满地嘟起来…

“去哪里?”她呆完毕正要抓起毛笔继续算帐不太明白小娃娃突然说出口的话…

“我家.”糖糖抬起眼眸瞅着她“离开我家搬到别的地方去.”

“……”她怔了怔转过头去看一屋子的空荡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被她搬仓鼠似地挪过一阵如今剩下的委实不多伸手弹了弹对面女娃娃的脑袋“傻瓜走去哪里我不是在这里吗.”

“……”糖糖捂了一下被弹的额头突然放出一个好安心的微笑“恩!”

她正低头去算她的帐却听见对面的声音继续说到:“你要是走了有人会难过的.”

“……唔…”她含糊地应了一声将头更埋了些手也挪上了算盘珠子…

章节目录